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图片新闻

雾散云开 雪龙南来

  

  

  3月11日上午7:30许,上海发布大雾橙色预警,整个申城笼罩在茫茫的雾色当中,能见度低于200米。

  8:00,上海吴淞海关船舶监管科3名关员在关里整装待发。原定于8点整出发至极地中心,对雪龙号进行检疫监管,由于大雾影响,交通艇不能出行,只能原地待命,等雾散。

  8:50,些许阳光透过厚厚的水汽,给阴雨连绵的城市带来春天的暖意,能见度也好了许多。吴淞海关船舶监管科关员出发前往极地中心。

  就在前一天,3月10日下午5时许,刚结束了3万海里航行的“雪龙”号极地考察破冰船载着中国第35次南极科考队队员安全抵达上海吴淞锚地,办理进港入关手续。这是“雪龙”号第22次远征南极并安全返回。自2018年11月2日从上海起程执行第35次南极科考任务,“雪龙”号载着科考队员风雪兼程,创下南极中山站冰上和空中物资卸运历史纪录,在咆哮西风带布下我国第一个环境监测浮标,更经历意外撞上冰山的险情及成功应对。

  同绿叶蔬菜一同抵达

  与海关关员一同乘坐交通艇登上“雪龙”号的,还有一筐筐青翠欲滴的蔬菜。搬运蔬菜的船员面上带着喜色,因为极地补给不便,船上已经数月不见绿叶菜了。

  “雪龙”号在锚地办理进港入关手续后,于3月11日晚靠泊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,12日正式完成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任务。

  为了配合科考船的工作时间节点,吴淞海关关员在登轮后第一时间即开展各项监管工作。厨房间、食品舱、医务室等都是检疫监督的重点。

  正如船员们所说,巡查至食品舱存储蔬菜的区域,除了和海关关员一同登轮的几箱尚未拆封的蔬菜,就只剩墙角货架上几棵孤零零的大白菜了。

  负责采样的徐培是一名“90后”年轻关员,经验却很丰富。在有限的时间里,迅速找到具有代表性的几个角落,用专业的工具进行采样,并带回关里进行送样化验。南极的生态需要保护,国内的生态同样需要海关在国门建立坚固的防线。

  虫样在头顶的日光灯管里

  在登轮巡查的过程中,徐培眼尖地发现有个别只苍蝇在温暖的船舱中盘旋。船员解释说,在考察途中,因为室外温度低,室内温度适宜,很难避免有苍蝇的滋生。

  “最好能采个样。”徐培说。

  可是,苍蝇要怎么捉?

  与徐培同行的王琳是一位海关检疫的“老法师”。他说,苍蝇一定会往有光的地方飞。话毕,两人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向楼梯上方的日光灯,灯罩里果然散落着几只小飞虫。

  “在灯罩里面,拆灯比活捉还要麻烦的吧?”小徐犯难地望着王老师。

  “这算什么麻烦。”王老师卷起袖子上前,熟门熟路地找到隐藏在四角的“机关”,三下五除二就把灯罩平稳地卸了下来。徐培拿着毛笔刷,小心地扫了几个虫样到试管里,再用盖子小心地封装起来。

  雪龙号的征途是星辰大海。海关人要为星辰大海的征程做好保障,哪怕最小最琐碎。

  每天跨越一个时区

  海关关员在对甲板进行巡查的过程中,并未见到有任何受损的痕迹。但是,此次在南极的科考过程中,雪龙号曾经历险。

  2019年1月19日下午,雪龙号在阿蒙森海密集冰区海域航行。这一航行区域风速小、湿度大、浮冰和冰山密集、浓雾弥漫。值班驾驶员发现冰山处于船头时,距离仅百余米,无法通过转向避让,驾驶员保持航行的同时全速倒车。北京时间10时47分,“雪龙”号船艏正艏向在南纬69度59分、西经94度04分与冰山发生碰撞。

  碰撞冰山后,“雪龙”号迅速倒车退至安全水域检查。船舶运行良好,无人员受伤,仅船艏甲板区域冰雪堆积,经估算约400立方米,重250余吨。航行期间,船员利用航行间隙对船艏桅杆两端的舷墙进行修复,基本恢复了原貌。

  来自南极的挑战不仅有冰山,还有失眠。

  在极地里航行不同于其他海域,每天跨越15个经度,相当于一个时区。“雪龙”号的一天无法以24小时计算。混乱的作息扰乱了船员的睡眠,有时必须求助于安眠药。

  “尽可能给他们提供快速通关的便利,感觉自己也算用绵薄之力,支持了科考工作吧。”徐培笑着说。

  为了保障“雪龙”号后续工作的开展,海关关员在完成监督监管之后,迅速办理了联检手续,提供便利通关服务,签发船舶入境卫生检疫证,并向船方宣传海关相关监管规定。

  “船舶监管工作存在时间不确定的特点,24小时都要待命。”王琳说。无论征途是烛火还是星辰,岁月静好需得有人负重前行。守卫国门,履行职责,海关人责无旁贷。

浏览次数:

打印本页 关闭

版权所有: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 京ICP备17015317号

地址:上海市中山东一路13号 邮编:200002 电话:021-68890000